原阳马戏团老虎出逃死亡:宿州“马戏之乡”的寒冬

中新网 刘 欣2019-09-11 07:12:42
浏览

  原阳马戏团老虎出逃死亡背后:宿州“马戏之乡”的寒冬与探路

  河南原阳马戏团那只逃脱的老虎死了。溯源,老虎来自隔壁的安徽宿州某驯兽团。

  宿州的埇桥区被称为 “马戏之乡”,300多家马戏团、2万名从业人员、4亿元产值,“撑起了全国马戏市场大半壁江山。”

  历史的传承让这个特殊娱乐项目与身俱来多了几丝厚重,国家级非遗项目是它的身份特征。辉煌时,埇桥区的一家马戏团以门票5分钱一张,一年内创下40万元的营业收入,埇桥马戏频频登上荧屏银幕。分散流动,使得埇桥马戏人遍及各地。

 

  盛况之下往往伴随危机,一场寒冬悄然而至。近年来,随着马戏市场监管趋严、娱乐形式多元化冲击、动物保护组织的呼吁禁演、马戏团自身流动分散缺乏创新、马戏专业人才流失等因素叠加,使得“马戏之乡”的从业者不得不在成本增高、收入下滑的现实情景下,不得不思考前路。

  首当其冲是老虎等猛兽的饲养问题。为降低成本,当地多家马戏团对猛兽开展“计划期内繁殖”,发情期自然隔离是行之有效的手段。

  焦虑背后伴随对出路的渴求,如何处理好与动保组织呼吁禁演之间的平衡、娱乐形式多元化带来的冲击,在监管趋严的背景下,突破自身缺陷、实现创新发展。“马戏之乡”寻求突围。

  寒冬还将持续多久,减弱驱散还是增强笼罩无人可知。

  “马戏之乡”

  李里,安徽宿州人,出生于“马戏之家”,为第四代传承人。但与家人不同的是,李里并没有成为一名“驯兽师”,而是成为一名“救助动物”的兽医。

  谈及原因,他介绍,上世纪80年代,对他们这边从事马戏的动物来说,很少有所谓的“兽医”看病。李里的父亲是马戏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家族有三四十号人从事这个行业,但没有一名兽医。就这样,李里遵从父辈的志愿,读了动物医学。

  像李里这样的马戏世家在当地还有很多。

  据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信息,埇桥马戏艺术起源于明末清初,成形于20世纪二三十年代,恢复于20世纪50年代,发展壮大于改革开放时期,经历了一个由马背上的武艺、马背上的杂耍到动物的展演、动物的驯化再到马戏表演、马戏艺术的发展过程。

  上世纪90年代,埇桥马戏频频登上荧屏银幕,“猴探长探案”、“动物王国奇案”等影视剧中的动物明星就以埇桥马戏团的动物为主要阵容。资料显示,宿县(即今宿州)人民政府成立的集体性质“大众动物表演团”曾经创造出一个业绩神话,门票5分钱一张,竟在一年内创下40万元的营业收入。

  安徽省杂技家协会副主席、埇桥区马戏协会代秘书长张宏伟向澎湃新闻介绍,上世纪90年代到2000年初,是马戏团发展的黄金时期。

  景气的行业也给动物带来了福利。

  在李里印象中,小时候家里穷,有时候连饭都吃不上,但都要保证家里的动物吃上。那时李里家养了2只老虎,1只幼年黑熊,黑熊是他父亲从动物园要过来的。“黑熊仔过来的时候要喝奶粉,我们没见过奶粉,闻起来特别香,就会偷着喝,后来被发现,打了一顿。”

  2007年,埇桥区被中国杂技家协会正式授予“中国马戏之乡”称号,成为我国首个也是唯一一个获此荣誉的县区。2008年,马戏(埇桥马戏)经国务院批准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安徽日报》2013年刊发的一篇文章显示,埇桥区蒿沟和桃沟两个乡有近三分之一的农户吃“马戏饭”,许多农户年纯收入超过10万元,其中近30家走出去的马戏团年纯收入超千万。2018年的资料显示,当地拥有300多家马戏团、2万名从业人员、4亿元产值,“马戏演出占据全国的半壁江山。”

  多因素叠加诱发马戏寒冬

  危机往往潜伏,伺机而动。

  2019年9月,宿州一家马戏团负责人李尹已经一年多时间没有出去表演了,这就意味着没有收入,“现在只养了几只老虎”,李尹表示。无独有偶,埇桥区艺海马戏团负责人潘志成的日子也不好过,已经打算不让老虎继续繁殖。

  前后境况的急剧转变,让李尹、潘志成感到焦虑。马戏市场监管趋严、娱乐形式多元化冲击、动物保护组织的呼吁禁演、动物商演手续繁琐难办、马戏团自身流动分散缺乏创新、马戏人才流失等因素叠加让“马戏之乡”正遭遇一场寒冬。

  2010年10月,住建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动物园管理的意见》,要求各地动物园和其他公园要立即进行各类动物表演项目的清理整顿工作,3个月内停止所有动物表演项目;2013年7月,住建部发布《全国动物园发展纲要》,要求杜绝各类动物表演。

  随后,2017年,住建部颁布并实施行业标准《动物园管理规范》,明确规定 “动物园不应用野生动物用于表演”,“不应将野生动物作为道具用于商业活动”。应声而下,该年9月1日,广州动物园宣布园内经营24年的马戏表演停止营业。

  另一边,动物保护人士呼吁禁演也成为这场寒冬的催化剂。

  胡春梅是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专业毕业的一位动物保护志愿者,“拯救表演动物”项目发起人。相关视频显示,胡春梅和其他动物保护人员身穿动物服装,在马戏团表演附近手举宣传牌呼吁人们“禁止观看动物表演”。同时也会向路人展示动物训练、饲养环境中对它们造成的伤害。

  据胡春梅介绍,从2013年成立“拯救表演动物项目”以来,她和志愿者们多次以非法表演、虐待动物等为由向相关部门举报这些马戏团,有时还会到马戏团表演的场馆外发传单、拉横幅,向大家宣传不要去看马戏。

  此外,2016年,亚洲善待动物组织(PETA)发布的题为《宿州马戏行业现状》的调研报告。展现记录了PETA人员所见的宿州马戏行业现状,包括熊、猴子、老虎、狮子等在内的动物生活在肮脏不堪的环境中,甚至受到不同程度的暴力虐待。上述调查报告称,熊是该产业中被虐待得最严重的动物之一。

  该组织发言人秦川告诉澎湃新闻,2015年,PETA派人到安徽宿州,调查拍摄当地马戏行业现状,“走访了马戏团和训练机构,一共十家”,之后发布了相关调研报告。

  根据澎湃新闻梳理,在前述两个因素之外,动物表演手续繁琐也成为一个原因。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动物表演团体需具备林业部门颁发的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件;利用野生动物进行表演营利,还需获得野生动物经营利用许可。在取得该手续之后,还需要有相关部门对当前演出活动的行政许可。涉及跨省运输,还需要办理其它相关手续。

  像此次河南原阳县马戏团老虎逃脱死亡事件中,涉事马戏团在取得当地文广部门核发的准许演出手续,但在表演之前未备案。新乡市林业局也表示,马戏团属于非法经营。

  诸多外因之下,“马戏之乡”自身也被指存在问题。